嘟嘟网 > 小说 > 辛西月成安沣红尘醉染小说阅读

辛西月成安沣红尘醉染小说阅读
2020-06-28 20:17:01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辛西月成安沣,这里提供辛西月成安沣小说阅读,红尘醉染小说剧情出人意料,不容错过。黄毛让开身子,我才看到他身后站着一个女人,旁边有小弟替她撑着伞。是艾阳,她居然做了秦彪的女人。

精选内容:

“你想干什么?”我挺直了背,有成安沣女人的名头罩着,他们不敢对我做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你把我们嫂子害成了这样,打算一走了之吗?”

黄毛让开身子,我才看到他身后站着一个女人,旁边有小弟替她撑着伞。

是艾阳,她居然做了秦彪的女人。

那么秦彪昨晚,是故意来找我麻烦的。

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想把气撒在我头上,做梦!

“艾阳,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三番两次要害我?”

“两年前你害我被赶出帝欢,昨晚你害我被秦彪打,这还是无冤无仇吗?”艾阳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简直对她无语,两年前明明是她陷害我在前,两年后也是因为想害我才被秦彪打,这女人脑子是不是生蛆了?

我不打算跟这种脑残纠缠,转身就想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群混混围在了中间,而刚才跟我站在一起打车的人,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想干什么?秦彪知道你们这么做吗?”输人不输气势,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毫不畏惧,可是如果没下雨估计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大汗。

听到秦彪的名字,几个混混犹豫地互相看了一眼。

艾阳恨恨地说:“出了事情有我兜着,难道你们就不想替秦哥报仇吗?”

“兄弟们都给我精神点,秦哥平时怎么对我们的,都忘了吗?”黄毛也跟着艾阳说。

我心里着急,面上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气定神怡地说:“连秦彪都不敢惹我,你们觉得自己是哪号人物,都嫌命活得太长是不是?”

“你,你给我等着!”黄毛突然拉着艾阳慌慌张张地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回头看见一辆熟悉的悍马停在路边。

原来他们不是被我的气势吓跑,是被这个人震慑住的。

车窗半开着,露出他半个侧脸。我弯腰恭敬地鞠了一躬:“谢谢成老板出手相助。”

成安沣瞥了我一眼,我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

“上车。”

因为他今天没带司机,所以我坐到了副驾驶,心里有点忐忑。

我当然记得他警告过我不要再乱用他的名字,可是刚才实在是迫不得已。

“成老板,对不起,我刚才……”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在我开口的瞬间他蹙了蹙眉,显得很不耐烦,所以我就没再说下去。

他没问我去哪,我也没敢说。车子飞驰在雨幕里,让我有种不真实感。

两次和这样传奇的神秘人物坐在一辆车里,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可是他强大的气场又那么真实,每次靠近我的心跳就没正常过。

穿过车水马龙,车子渐渐把繁华的都市抛在后面,最后停在一座郊区别墅里。

别墅从外观上看配置就很高,入口有保安门口站着佣人。

成安沣停车后立刻有人撑伞迎在车门口,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我,显得有点拘谨。

不过成安沣根本没理我,下车后就自顾自进屋了。

我尴尬地站在院子里,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姐,请。”还是一旁撑伞的女佣人替我解了围。

我跟着她进了别墅,里面金碧辉煌的装潢让人咋舌,不过怎么说我也是在娱乐场混过的人,所以不管见到什么场面都能保持镇定。

可是我进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成安沣的身影,早知道刚才就叫住他,问清楚他带我来干什么好了。

“小姐,先生请您上楼。”女佣善意地提醒我。

我跟着她上楼,仍然没看到成安沣。

“请沐浴。”女佣把准备好的洗浴用品放进浴室。

我心里一下子蹿上来一股怒气,虽然我在娱乐会所工作,但是私生活并不混乱,成安沣是把我当成坐台小姐了吗?

“不用麻烦了,请你转告成先生今天的事情多谢他,我就不打扰了。”

我转身想离开,却在门口看见成安沣,他换了休闲的白色T恤和运动裤,身上锐利的棱角似乎被隐藏起来,整个人柔和了很多。

“想走?”他挑眉向我走过来。

我一步步往后退:“成先生似乎误会了,我不做皮肉生意。”

成安沣轻笑着眯了眯眼睛,长臂一伸把我搂进怀里,我挣扎了几下,可他的手死死扣着我的腰,我根本动弹不了。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在力量上的悬殊。

“你自己说的,你是我的女人。”

他突然凑近,说话的热气打在我脸上,我不争气地红了脸。

“那是逼不得已。”

“那你还勾引我?”成安沣突然松开我把我推进浴室:“进去清洗干净。”

顺着他的视线我才看到自己浑身湿透,白色衬衣贴在胸前,内衣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刚才在车前我弯腰跟他道谢,他岂不是都看见了,难怪会误以为我勾引他。

我懊恼地反锁了浴室门,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整张脸已经变成了大花猫,睫毛膏和眼线完全晕开,还顺着雨水流了满脸。

而且一夜没睡,身上酒味混杂着汗味,让人作呕。

想到刚才成安沣离我那么近,我就恨不得把脸埋进水里再也不起来。

我居然还误会成安沣对我有非分之想,面对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都提不起兴趣吧。

清洗干净之后,我磨磨蹭蹭不敢出去,看着镜子里那张素面的脸,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习惯性地躲在浓妆艳抹的面具之下,我已经没有胆量以真面目示人。

“出来。”

成安沣突然在门外开口,我吓了一跳,连忙套好浴袍开门。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