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网 > 小说 > 乐初菀西玥

乐初菀西玥
2020-11-15 18:59:22   

爱有万分之一甜乐初菀西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爱有万分之一甜》是知名作者“希雅”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乐初菀西玥,喜欢《爱有万分之一甜》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乐初菀西玥小说

楚纯和西爵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西玥忍耐了一下,还是没忍住:“你不要这么自来熟行不行?什么叫咱们家?把别人家当成自己家是你的爱好吗?”他的话说得很重,甚至在脸上刻意加了鄙夷之色。

“这里不是西瑜的家吗?”乐初菀满脸无辜。

“废话,这里当然是大哥的家……”西玥忍耐着说,可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乐初菀打断了。

“既然是西瑜的家,那就是我的家啊。我……”乐初菀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说,“是西瑜的妻子,是你的大嫂,是爸爸妈妈的儿媳妇。”她动作夸张,口气无赖,偏偏说出的是千真万确、无法否认的事实。

西玥好像被人掐住脖子,脸一下子憋得通红。

楚纯平静地开口:“别绕圈子了,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乐初菀摇了摇头,低声说:“我没什么企图,只是想和大家一起生活。”

“大家?还一起生活?”楚纯的声音变得尖厉,“你是你,我们是我们!你和大哥结婚了是事实,不过现在的情况你到底了解清楚没有?大哥不在了!你懂这句话的含义吗?”

乐初菀的手不自觉地握紧,心在这一刻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了一把,很酸很痛。她深吸一口气,轻声说:“我知道。”

“好,你说你知道。那么就请你不要再给大家添麻烦,不要用你的存在,来一遍遍提醒大家西瑜不在了的事实。”楚纯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大吼了出来。

楚纯的话触动了家人们掩埋在心底的伤痛,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压抑,大家看向乐初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带出几分敌意。

压抑的气氛中,乐初菀低下了头,额发遮住了那双金棕色的仿佛洒了阳光碎片的眼眸,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

西玥皱眉,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乐初菀被全家人给孤立了,又似乎家人们联合起来在欺负她。

每个家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些生活小习惯,楚家也是这样。比方说客厅的三个组合沙发,每个沙发都有固定的人坐,爸爸妈妈坐双人沙发,西玥、纯、西爵坐三人沙发,西瑜独自占据单人沙发。无数个闲适的夜晚,家人们吃过晚餐总是喜欢坐在沙发上,说着当天发生的某件趣事,或者就某个话题谈心。

今天也是这样,家庭成员们回到家,自然而然各坐各位,乐初菀因此坐在了属于西瑜的单人沙发上。

以前,西瑜一直是家里的主心骨,只要有他在,全家人都会围绕西瑜,各自开心而闲适地交谈。

单人沙发会是孤立的象征吗?这个在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让西玥有些迷惑。

乐初菀的头越垂越低,西玥甚至看到她的身体微微发起抖来。

就在西玥以为她会哭出来的时候,她却坚定地扬起头。

“就是因为西瑜不在了,所以我才一定要和大家在一起。我要代替西瑜照顾家人。”乐初菀的声音很轻,但是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异常清晰。

短暂的呆愣后,楚纯脸上闪过冷笑:“照顾大家?就凭你能照顾谁?在国外读书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开放?认识七天就可以和人结婚,甚至这个人意外身故后,还能如此大方地闯入人家的家庭?”楚纯毫不客气地讥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乐初菀那双明亮的眼睛,纯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乐初菀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听到这些伤人至深的话,大眼睛里的光芒还是忍不住暗淡了一下。

短暂的呆愣后,她将身体坐正一点,对楚纯说:“来之前我已经办好了转学手续。虽然我现在还在上大学,不过我会用下课的时间照顾家里。而且,再有两年我就毕业了,到时候我会找工作努力赚钱,努力照顾家人的。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照顾所有人,但是只要我一直努力,每天努力一点,就一定会做到。”

乐初菀脸有一点红,眼睛湿漉漉的,说的话有点孩子气的幼稚,还有点对生活的过分憧憬在里头,但是当她用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凝视着大家,并用那样认真的语气说出来的时候,明明应该觉得很可笑的大家偏偏笑不出来。

一时间大家的嘴巴都黏住了。

好半天,楚爸爸突然出声:“胡闹,简直是胡闹!”他盯着乐初菀看了半天,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小姑娘,我们都知道,你的确和西瑜结婚了,可是你也说了,你是在西瑜回国那天才办的婚礼,之后他就在回国的时候因为飞机失事去世了。你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婚姻生活,也不明白作为一个妻子要承担多少责任,所以……你回家去吧。”

楚爸爸的声音低沉而严肃,每说一句乐初菀的头就更耷拉一点,眼睛里的光芒就暗淡一分。

“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初菀是我们的儿媳妇,为什么要让她走?”楚妈妈扯了扯丈夫的衣袖,小声地抗议。

乐初菀抬起头,大眼睛里重新放出光来:“妈妈,谢谢你。”

“可是,你的家人呢?你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你的家人知道吗?他们不会担心吗?”楚爸爸拗不过楚妈妈,只好找其他的方法劝说乐初菀。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一直在远亲家里长大,我已经跟他们都说好了,要来找西瑜的家人。”乐初菀立刻解释,虽然在说到自己父母已经去世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黯然,但立刻又恢复了生气。

楚爸爸叹了一口气,楚妈妈则是拉住乐初菀的手给她鼓励。

楚纯冷冷地说:“我反对,家里不能留她。这个人来路不明,或许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

西玥说:“我也反对。不管她有什么理由,现在家里已经够乱了,不能再多一个外人。”

西爵狡猾地说:“既然有分歧,那大家来投票,我、二哥、纯姐,我们三票反对。”

“我和初菀,两票赞成。”楚妈妈和乐初菀站在一边。

“爸,你的意见呢?”西玥问。

“亲爱的,你说。”楚妈妈的口气不善。

楚爸爸有些为难:妻子投来的目光意思很明显,可是他心里并不希望乐初菀留下。他想了想,说:“我弃权。”

还是爸爸高明。西爵抿嘴偷乐——已经三票对两票稳赢了,弃权两边都不得罪,果然还是爸爸最狡猾。

“好了,三票赢两票。”楚纯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站起来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乐初菀整个人哆嗦了一下,迅速抬起头。

西玥怔住了——那一瞬间,他清楚地看到乐初菀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胆怯。

“不对,是三票对三票。”忽然,楚妈妈眨了眨眼睛,说出一句大家都无法反驳的话,“西瑜一定希望初菀住在家里。”

就在大家傻眼的当口。

“初菀,西瑜的房间在楼上第二间。”楚妈妈侧头,隔着老远地对乐初菀“耳语”。

乐初菀整个人跳起来,扑进楚妈妈的怀里,“妈妈,你太棒啦!”

之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乐初菀好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背上双肩包大模大样地上楼去了。

楚纯咬牙切齿:“粗鲁!简直是个野丫头!”

西爵惊愕:“她变脸的速度太快了吧!”

楚妈妈双手抚脸,表情似撒娇的少女:“亲爱的,我们的儿媳妇真是有精神啊!”

楚爸爸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西玥撇撇嘴冷哼了一声:“真是个嚣张的丫头……刚刚还觉得她挺可怜,错觉,一定是错觉!”

真是乱七八糟而又莫名其妙的一天啊!

无论大家对闯入者乐初菀的看法如何,对于西瑜,所有人都有大跌眼镜的感觉:七天就登记结婚,这么浪漫冲动的作风,真是大家所熟知的西瑜吗

白色的墙壁、枫木色的家具、整洁的书桌、浅蓝色的床品,乐初菀贪婪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衣柜里挂着西瑜的衬衫外套,书桌上放着西瑜看了一半的书,她忍不住伸手取过桌角的便笺纸。

乐初菀眼珠子转了转,兴冲冲地打开抽屉翻出一支铅笔,就趴在桌上,像电影里放的那样用铅笔轻轻在便签纸上刷过。

铅笔沙沙轻响,碳素痕迹从便笺纸中心开始向四周扩散。乐初菀本以为会像电影里一样,在纸上印出西瑜之前写过的笔迹,可是乐初菀耐心地涂遍了整张便笺纸都没有发现任何字迹。

有些挫败地丢下铅笔,乐初菀趴在桌子上,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对面墙上。雪白的墙壁上有挂过相框的痕迹,应该是西瑜出事后,家人们怕触景伤情将照片摘掉了吧。

慢慢地抹掉那个人的痕迹,这样,失去亲人的痛苦总有一天也会被抹平吧。

她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西瑜,如果我不来的话,你是不是就打算坏心眼地忘了我呢?坏蛋!”

乐初菀打开双肩包,不像之前找东西的时候那样手忙脚乱,她准确地打开包内的夹层,取出一个层层包裹的相框。

相框里放着一张西瑜的单人照,是约会的时候初菀偷偷给他拍的。那天,他们约好在公园见面,初菀赴约的路上忽然想到都约会了还没有一起拍过照片,就临时折回去取相机——初菀当然迟到了。本以为西瑜会生气,可当她急匆匆赶到约会地点时,却看见西瑜闲适地站在树下。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那么闲适地站在树下,修长俊雅,温和而宁静。

初菀看呆了,醒过神后飞快地翻出相机,大喊:“西瑜,看镜头,笑一笑!”

快门被按下,时光被定格在那一刻。

乐初菀呆呆地看着照片,看着,看着,忍不住微笑,手指轻轻抚摸过那熟悉的眉眼。

西瑜的笑容是那么温柔,清亮的眸光凝视着她,深情得让人忍不住想落泪。

乐初菀回过神来,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


魔域官网下载 https://ht.my.99.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