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网 > 小说 > 喜雨的糖千树最新章节阅读-喜雨的糖秦楼林喜雨小说目录

喜雨的糖千树最新章节阅读-喜雨的糖秦楼林喜雨小说目录
2020-11-16 11:27:10   

喜雨的糖第二十七章 被逼“茅山学艺”

“清朗,要不要来一局?叫上你的搭档!”

“好,Sam!”

……

自从Sam出现之后,这是球馆里常出现在球友与清朗之间的对话。

莫明失落了一阵,我又渐渐释然。

必竟清朗与Sam年纪相对,不论是气质还是球技也更般配。

“又发呆!你还找得着你的球拍么?”司玉含笑带嗔的走过来。

“啊?”经她一提醒,我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羽毛球拍忘记搁在哪里了,“咦,我的球拍呢,刚才还在手里呢。”

我站起来,左右环顾寻找。

“瞧你丢三落四的!”司玉笑,将背在身后的手递到我面前,不正是我的那紫色手柄的拍子么。

“哈,怎么在你这?”

“我刚才去洗手间看到的。看上去像你的拍子,猜测你是不是上了洗手间将拍搁里面忘记拿了,出来一看,果然是的。”

“还真是。我想起来了。谢谢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拍子。

“喜雨你这一周怎么了,总是失魂落魄似的?”司玉关切的问。

“没什么,我挺好啊。”这时,我看着Sam在场上一个漂亮的扣杀,将对手的男队友都杀得措手不及,引起身后观球的球友一片叫好声。

我长吁了口气,“司玉,我们好好练下球吧?”

“嗯?”

“我觉得我的水平太菜了。”

“我也不好。”司玉也怏怏的,她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场中的Sam,“我听球友们说,其实打的好的球友们,都是经过私下里的勤学苦练,许多球友还特意找了羽毛球教练培训呢。”

“那我们也跟着教练去学球好不好?”

“你真想学?”

“是呢。你一起吗?”

“我早就想学了。”司玉说着,悄悄的将她圆圆的小脸凑到我面前,“其实我以前偷偷跟教练学过,在其它的俱乐部里。只是学的时间不长,感觉没怎么学好,没好意思说。”

“心机女。不过我要是没学好,也会不好意思说的,哈哈哈——”

我和司玉默默商定,打定了主意,一起报羽毛球教练的培训班。

城市里的羽毛球运动行业发展势头挺好,但凡大一点的城市都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羽毛球俱乐部,俱乐部里还有定点招收员的教练。我们群里就有一个外号“周伯通”的周教练,就是省队羽毛球里的退役教练。

我和司玉一起报了周教练的培训班,打了两年球,再一次从最基础的握拍、挥拍、发球、步伐、挑球、高远……学起。

周教练五十来岁,中等个子,剃着光头,三角眼,球教得不错,但是相当的严厉。

“学球期间,严禁打球。等到你们不规范的动作都扭转过来,再应用到日常的打球中,这样学习才有效!”周教练将手负在背后,同我们做要求。

“啊,不能打球啊——”我想我报了三个月的培训班,那就三个月不能打球,不打球就不会去远山俱乐部,不去俱乐部就见不到清朗……

我怎么一下子又想到清朗身上了。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现在我做示范了,专心点!”周教练一声喝道,我抬头对上他的目光,身子一激灵,立即专心上课。

“对,架拍、侧身,转身时手肘贴耳、瞪腿,挥——架拍、侧身,转身时手肘贴耳、瞪腿,挥——”周教练示范完,让我们每个动作十次一组,挥五十组。

培训不比平时的打球,我们要机械的重复每个基础动作,显得单调枯燥。

但是练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动作、技巧还有步伐,显然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只是不能打球,有些无聊。”中场休息时,司玉悄悄的说,我亦深有同感。虽然因为练球的缘故,我没去远山俱乐部,每天仍然关注着群里的动态。

有时候看到秦楼在群里说报名打球,燕子跟着接腔“连楼帅都出现了,我是不是也该重出江湖了”,有时看到大家又在调侃清朗与Sam说她多么厉害他们俩的搭档是怎样换的默契,有时又看到群里冒出了新鲜的面孔,说是来过球的某大帅哥或小美女……

有时看到某些消息和球友们的互贫会忍不住会心一笑,有时看到某些人的发言,内心又控制不住的咯噔一下。

秦楼还是那个秦楼,清朗还是那个清朗,喜雨却感觉自己不再是那个喜雨了。

我们上羽毛球课时,教练只需要开一个场地。球馆其它的场地一边被其它的俱乐部包场。佟哥的这个球馆,除了远山俱乐部,还有另外好几家羽毛球俱乐部的在这里包场。

“对,起跳、右脚跨越上前、交叉步、一、二……接球,挥拍,贴住耳朵!自然放松的放下……”教练一边说,一边适时纠正我们的不规范之处。

练球一个月后的某天,当我和司玉正接受着教练的指令,在场上练步伐。

突然穿着迷彩服T恤墨绿色短裤,提着迷彩球包的清朗出现了。

他将球包放在我们练球的场边,坐在边上,慢慢地掏出装备。

“咦,今天是周日,不是远山俱乐部的打球日,清朗怎么出现了?”司玉纳闷的轻声问道。

“我也不知。”我也纳闷。眼角余光悄悄瞥向座位上的清朗,发现他拿出了装备后,正默默地坐在一旁看我们训练呢。

他伸出一只胳膊搭在身后的椅背上,双膝自然微微打开,身子向后慵懒的靠着,修长结实的四肢呈现出健美的线条。他的眼睛漆黑如墨。

我用余光在向他瞥了又瞥,很多时候像是对上了他的目光,又像是没对上。我不确定,定睛一看时,发现他的嘴角露出了浅淡的似笑非笑。

他肯定发现我在瞄他了!我迅速移开了目光。

另外这个“极客”羽毛球俱乐部的活动开始了,清朗参与到他们球赛中。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每一个星期,我都见到清朗。有时他在其它场上其它的俱乐部里打比赛,几局男双打完,大汗淋漓的他下场坐下休息,球服从腹部向上微微卷起,露出平坦结实的腹部以及,腹肌,呃……有时他会到我和司玉练球的场边坐下,默默的观看我们练球。

“清朗,身材不错嘛,你那就是传说中的八块腹肌?”司玉有时开他的玩笑。

“不相信?可以来摸摸。”他笑。

“我可以请喜雨代摸。”司玉瞥了我一眼。她太机灵了。

“喜雨来摸,我要考虑收费。”他坏笑道。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

“收费的东西才会更被珍惜对待。”

“噗——”司玉看看了他,又看看了我,“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大灯泡属性。”

“想多了。”我敲她一记。

“你不觉得清朗那小伙子不错吗?”一起组合练习练挥拍时,司玉同我说悄悄话。

“是不错。就是太小了。人家才二十岁,我都二十五了!”

“大四五岁又有什么关系,现在不正流行姐弟恋吗?我看他对你挺上心的,以前从来没听说他去过除了远山俱乐部其它的俱乐部打球过……”

“别瞎扯——”

“嘿!练球还聊天!”周教练咆哮道,“干脆你们坐下来先聊完再练好不好?”

我们立刻乖乖噤声。

练了三个月球,我和司玉终于以重新回到俱乐部里自由打球,但是前期,虽然我们的姿势动作漂亮规范了些,但正因为总是想到教练所教的,结合运用到实际的球赛中,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失误是经常性的。

“喜雨妞,据说你们拜了高人被收作关门弟子啊?让哥见识下你们在茅山苦练了三个月,是不是突飞猛进?”小花逮住我,拖我和他搭档,打一局混双。

“茅山是道教吧,我们是佛教!看来我们八字不合,还是不要搭了。”

“哎呀,地球都是一个村,天下教派是一家。来,哥带你灭了远山俱乐部的当红组合:清朗Sam!”

小花说着,不容我拒绝,便去邀请了清朗和Sam,他们爽快的答应了。我有苦说不出。

羽毛球混双在男选手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主要拼的是女队友的实力。但我和Sam的水平差距大家有目共睹。

我刚学了基本功“下山”,总是要先在脑子回想一遍师傅所传再运用到身体的动作上,这一想一动的来回,反应便慢上了半拍。而Sam是老道行了,出招急准狠,勾斜线、封网、斜后场掉场、急速平抽……打得我措手不及,狼狈不堪。

Sam一个右斜线抹球滚网,我没接到。小花叹息。

清朗起了一个半高的前场球,绝佳封网的好机会,我用力一扑球打到拍子上球下网。小花大叫。

小花对Sam下狠手用力扣杀,Sam退后场奋力接起来,绝佳的放小球得分的机会,我用拍子轻轻一碰球结果碰的太轻了,球落在了我们这边。

“……”小花故意手一松,直接将拍子滑落掉在了地上。

还有无数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清朗有意放水勾前场给我得分的球,我都失误了。以及无数个我本可以打空点得分的机会,都被我起球挑到了对方手里,被一拍打死。

小花在一次次目瞪口呆中故意掉拍后,最后干脆整个都躺在了场上,“我的姑奶奶,做你这样的搭档不被累死也会得心肌梗塞!”

“亏你勤学苦练三个月,浪费时间还浪费钱,小姑娘趁年轻,赶紧转行吧!”

……

匆匆打完几局,我被小花挤兑得面红耳赤,因为心虚,不敢发一言。

“不要理小花。刚练完球都是这样失误多,要过一段适应期就好了。”我垂头丧气地坐在角落里,耳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我抬眼,对上一张有着硬朗的帅气的温暖笑脸,是警察丁严。


御芝林 http://www.yuzhl.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